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MISS YOU  

2010-04-02 02:34:19|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MISS YOU - N.s 24小王子 -

      答应了某人该写些什么的,与此同时,忽然的警觉,4月1日这个日子,或近或远的,又降临了。

      于是,有了我这一篇久违的日记。

      很喜欢的一个人,在7年前的这天也是忽然的离开了。就像一个玩笑。

      但,其实,世事又有哪一件,不像玩笑?

      我经常会说,这般这般,是对命运无力的控诉。

      前些时候,和激情聊天。他说起了他的表弟的前女友,在今年元旦的那天,上吊自杀了。

      就像我看村上的《且听风吟》,“我”的女友在暑假的某一天,上吊自杀了。

     没有人知道是为了什么,只知道那具年轻的尸体随着风在摇摆。

 

     他跟我说的时候,我默然。

     我经常默然,高兴的时候,是这样。不高兴的时候,也是这样。这个不是“我”,这却也是我。

     我曾经和激情讨论过,中国的自杀潮,会否在这刻到来。

     但调侃归调侃,而身边的事实,是事实。

 

     他说,如果有一个人可以多主动一点,或许不知哪一个点,可以开解别人,解开一个死结。

 

      大概是春天的关系,我总会心情不好。

      于是,很多想说的話,其实也是会不知道从何说起的。

      所以我知道,即使有人提出关心,打开心扉,把那些話吐出口也是不容易的。

      不是我不愿意倾吐,而是,在痛中的是无法归纳出那些痛因何而来,又改怎样而去。

      不然,我也不会相信,他会如此轻轻一跳。

 

      婷芳曾经和我说过:“NANCE,许多人来了,许多人注定会走。”

      但我不愿意,生命中的所有,都如洪洪尘流。卷过后除了泪水和痕迹就什么都不能留下。

 

      I AM ,WHAT I AM?

 

     曾经设定一个故事,里面有一个叫梦系统的东西,大概就是像黑客世界里的虚拟世界。当梦可以蚕食现实世界的时候,这个世界又会否变得更加美好?

     人有时为什么会向往梦想?或者是很多现实中的遗憾,无奈可以在梦中扭转,按自己的意愿设想,发展出完美的结局吧。

      昨晚我昨了一个梦,以至我醒来时,已经是正午。

      即使只是一个梦,也是让人心碎,也是让人无奈。

     梦其实并不能成就梦想。

     就正如人不能在安乐中摆脱痛苦。

     和别人聊天的时候,很多都会聊到这样的一句话,“我并不能替你决定什么,我只能给你一个意见。”

     这句话是对的。但其实我知道,只不过是说这句話的人,不敢于是为这个“你”,去担当什么。

     但是又是谁能肯定,他能够担当什么呢?

     你不能,我不能。

     是的。因为你的决定,我无法左右。

 

     很感谢那个从大老远寄手信给我的人。为的是因为我太容易给别人忘记了。

     别人容易忘记我,大概也是因为我很多的时候,也没有把谁放在心上。

 

    大概2009年的这个时候,我莫名其妙的有了一个信仰。有人说我是因为沟女才有这个信仰。

    但是,在那段恋情早也结束了快一年的今天。我也在莫名其妙的信仰着。

    很多关于我评价的話,我听着也想笑,但我从不敢否定。

    就像我从来不敢说“我问心无愧!”这句話。

    激情说,这就是我们失败的原因。

   “问心无愧,那是因为你的底线太低了。”我说。

 

    圣经是常常看,向主祈祷的时候也是于心有愧,和弟兄姊妹见面的时间也几乎为零。好像无论在那里,我都是与世不合的那一个。

    大概,还是因为,我从来不会何人分享自己。我喜欢什么,我不喜欢什么。

    是的,大概是这样。

 

    忽然的记起,何智武25岁生日的时候,在运动场上跑着,为的是挥发身上过多的水份。

    他很乐意跟别人分享他自己,因为他说“或者我们下一秒就可以成为好朋友。”

    他那一天,收到了一条留言“生日快乐。”

    察身而过的几小时。

 

     每一段感情,都有一个期限,何智武希望是一万年。而我希望的,不过是要比一个避孕套的有效期长。

     听起来很无耻,但其实,这个有效期是可以比一万年更长的。

     只是,并不知道,你和我会不会愿意。

 

     早些时候,在一个朋友开的清吧外面,我和一个女人说起一个大家共同的朋友,“佢同男朋友分手啦吧?”

     “你点知道嘎?应该无人知嘎。”

     “我話过我观人于微。”

     “但佢衣嘎都有新男朋友啦,她都唔在乎,你点睇出来嘎?”

     “哩个时代,又有边个会有空窗期啊。”

     “咁你呢?”

       我没有回答。其实我有没有并不重要,只是我不愿意在这个女人面前说出来。

      

       在两个星期前,有一个新认识的朋友很突然的问了我这样的一个问题。

      “你无女朋友?咁你果方面嘅问题点解决啊?”

       我也大概怔了半秒的时间,然后,我和他说起一个游戏。

       有一个游戏,大家都玩得很普遍,也能打出个高分来,却忽然有个家伙敢说,“我不会玩,我不会玩啊。我没有玩过呢!”

      当然,那个家伙只会遭到大家的白眼和讥讽。

      而关于这个问题,我只能这样的对答了。

      年纪比我小一半的弟弟在拜山的时候问我,“你有无遇到老妈逼婚啊?”

      我说:“她就系隔离,你问下佢有无。”

 

      有人问我,“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

      我通常会想一会,然后再慢慢的说出自己喜欢的条件。

      激情说,但你喜欢过的,几乎都没有符合你说的条件啊?

      于是,我一般在最后都会补充这一句,“靓咯。”

      学过设计的人其实都知道,没有人会一开始就因为内涵而喜欢那样东西的。第一吸引人眼球的,始终是包装。

      但,我最终是会喜欢那个樽,还是里面的水?

 

      梦是什么?

      我觉得,梦是让你知道结局的不如意之后,再从来一次,再一次经历另外的不如意,而让你能有勇气,去面对醒来之后的现实。

 

      现实是什么?

      现实是如LESLIE,7年前的这天轻轻一跃。让无数爱他的人心碎,让他爱的人解脱,让他自己终结。

      那是他的勇气。

      现实是什么?

      是我醒来之后,继续向自己的理想缓慢爬行。

      那些阻碍,并不是荆刺,不是火山,不是冰角,而是从历史涉步而来的辛酸苦涩的泪和痛。

      那个梦里面,我知道别人没有错,错只是在于我现在的软弱无力。

      我翻开放在床边的圣经。

      我看经爱信手沾来,那是因为我相信主有主意。

      翻开的是哥林多前书,十三章四-八节。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主说:“爱当所爱,恨当所恨。”

      只是,我爱不知所爱,恨不知所恨。

      然而,我有勇气活在这当中。

      这个是我,虽然我不一定能在你们面说说起这些的一个我。

      I AM, WHAT I AM.

      MISS YOU, AT LEAST THE CONDOM‘S TIME OVER FOR.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