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在迷乱的心中叫唤AI  

2010-04-22 03:24:54|  分类: 随欲而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酒精进入喉咙,缓慢的经过食道,进入胃,途径心田,终点却不知在哪里。

 

      天空一片彤红。

      飘着细雨。

      我看着间距固定的路灯,一盏又一盏的往后掠过。

 

       在不知不觉的睡梦中,忽然的醒来。窗外是一片黑暗。

 

       到底已经是多少天?又多少年?

 

       窗外是细细的雨点,毫无规律的飘荡着。

 

       想起十多年前的岁月,也是漫无目的的游荡在熟悉的小巷之中。转角间有过已经忘记了脸容的她。

       也忘记了那个她究竟是那一个她。

 

       有过几次的无可救药的迷恋过别人。

       爱上过那个眼角,那个鼻子,那个笑容。

 

        风吹过我的脸庞,我的指间。吹过我的身体。还有时间。

 

        风吹过的是什么?

 

        已经不记得和谁人说过心底話,也不知道心底話最后落在那个人的心底。

        有个朋友生了一个儿子,名字相当的拗口。

        但人生是否本来就适合拗口?

 

         记得小时候,我很喜欢躺在自家的屋顶上。看着间或的星光,感受着闷热间的微风,构想着世界。

         世界在它的规律下自觉的走动着,而我只能适应。

         十七岁,十八岁,十九岁,廿十岁,廿一岁,廿二岁,廿三岁,廿四岁,廿五岁,廿六岁。

         或有纪念性的日子,或者没有。

         却也大概仿似虚度。

         有很多想做的事情,却总像有一个枷锁。

          不是在束缚着我,却像是束缚着这个时间。

 

          眼前的光景总在摇晃,我不肯定是我醉了。还是时空错了。

          我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那里尽是我所不知道的世界,那个世界也不知道我。

          我讨厌打搅别人。

          也讨厌别人打搅我。

 

          前方烟雾弥漫。

          曾经有很多人奉劝我不要吸烟,理由是我不会吸烟。

          我吸烟,呼吐着烟雾。

          别人说,你不会;

          我吸烟,嘴里吐出烟雾,鼻腔又徐徐吸入,再又缓缓喷出。

          别人说,你不会。

          我的眼眯起一条裂缝。

          所看得见的,是一片一片的鳞光。

          所有的光混在一起,最后渐渐散去,成为一片黑暗。

 

          有一天,我拿起笔,在笔记本写下这么几个字来:

         “如果眼前只有一片黑暗,我也绝不怀疑光明的到来。”

 

          到底我会不会吸烟。我从来不会争辩。

          我只会笑笑。

          其实我会争辩的时间从来很少。

 

          我会在背后捅别人一刀,我会用六脚把别人踢进医院,我会一拳又一拳的努力把别人的眼角打爆。我会扯着别人的耳朵四处拖行。

          但我的确很少去争辩什么。

 

 

          阳光透过树叶的细缝,穿透了我的眼瞳。

          我眯起眼。

          四处没有声音。没有声音,什么都没有,包括那风穿过树叶的那“唆唆”的声音。

 

          心底有些秘密,也有着许多废话,却不知道该说给谁听。

          很多说得很明白的話,旁人也能够误解。

          大概也是因为我从来没有说得清楚。

 

          我说服过很多人,也让很多人说服过。

          到最后,彼此却交错了。

 

          雨间或的下着,夹杂着沉重的空气。

          镜片也凝结出无数的水珠。

          我用手指在镜片上划上微笑的表情。

          水珠却在微笑的眼角滑下一道又一道清晰的水痕。

          那个笑面充满着哀愁。

          我对着你微笑。

          你却无力哭了。

 

          四处却很安静。

          什么都没回应。

          因为我也没有话语。

 

         我努力睡去,也努力醒来。

         颈上的十字架,划满了诡异的痕迹。

         你我却再也说不出什么所以来。

 

         时光很远,你我也很远,距离却很近。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