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千字文 伊怜结  

2010-12-28 04:34:21|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话语,总有想吐露或需要吐露的时候。
        我不知道我现在是属于哪一种。但是这些話,的确是我故意积蓄过的话来。

        所谓“天才”,总很容易在不知不觉间肆意的挥霍其才气,日复一日渐渐沦落为芸芸中不起眼的一名。我并不是天才,在爸爸的口中,我是一个“面精心懵”的傻瓜。从前我不为意,后来渐渐发觉的时候,就觉得已经太迟,酿成无可挽回的缺陷。很害怕别人对我毫无由来的赞许,那些对我的期待总让我无所适从。从大学开始,到工作4年后,我遗留下来的只有各种遗憾。总觉得自己有哪里不对劲,却又无从说起。悄然警觉的时候,又没有敏锐的捕捉住那些一闪而过的改变。
        我不敢说生活,或者是命运又哪里对不起我。那怕我面对过种种交错。但是,只要今天的我依然安好,并没有什么生离死别的际遇,我就没有咆哮发泄的余地。

        信主的原因,身边的人都认为我只是为了一个人。我从没有为此解释,那怕是那个人也曾经怀疑过。我一直都不喜欢解释,或者是一直都经历着解释不好,越解释越糟糕的际遇。好像一直都不小心的就会卷入麻烦和尴尬的情况之中。
        沉默。
        别人说,主给予的试炼断不会大过主所给予的爱。
        但是一年下来,我渐渐不敢祈求。在路上,我满眼看到的都是孤寂。到底是什么东西遮瞒了我的眼镜?我在每一条路上都总觉得孤独,无法找到一份打从心底的认同。
        天昏地暗般,我什么也无法冷静的观看。生活的一切全都絮乱。我唯有彻彻底底的停下来。然后,时间一晃就是半年。
        半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却又一直寄生在肆意虚耗的青春中。
        在这段时间,很感激有痴呆会的朋友陪伴。虽然我只和你们玩乐,依旧没有交托心事,但却又确实的感激你们为我准备了一条体面的裂缝,好让我恰当的安稳的躲藏于其中。
       我生命中的朋友总是来一批走一批。我不希望还是继续这样。
       刻意隐匿的时间里,也给家里造成种种的苦恼。妈妈努力想走进我的世界,我却固执的把心掩埋。诚然有许多解决的办法,但是那些解决的办法我却续一遗失。
       解决办法的名字,叫作安稳。
       但我更害怕安稳。总觉得安稳了,我唯有的小聪明也会毫不客气的消失殆尽。我故意选择所谓的痛苦当作营养,但偏偏落得一个营养不良的下场。这个下场,有时我自觉早能预见得到,但有时又任性的自觉想像赌博般仍有胜利的余地。
        激情经常说,未到盖棺定论的一刻,总未能说太迟。
        但是,一切总觉得来得太迟。

        离开的时候,总希望能留住什么。
        曾经不可救药的爱上过一个人。等待过,也终于一起过经历过一些生活,却终究换来一份不信任感。离开。或者她觉得和我在一起,到达不到那个她想去到的地方。当然,我也不知道,她所期许的地方在那里。或者,毕竟我是一个不打算陪谁到达哪里的人来着。
        因为,我有我自己想去的地方。然而,那个地方太过飘渺,飘渺得我自己也无法确切形容。
        或者,就是因为连我自己都无法认清自己的目的地,所以才无法和谁结伴同行。所以我的旅途总是孤独,那怕身边有人陪伴。
        离开的理由我听得太多,渐渐便只能闭口不言。
        然而,那不是沉默,而是接受。

        毕竟,我从来不敢说自己已经做得足够。
        曾经有人说过我是一个不够主动的人。其实,是我觉得自己无法承担。我总期望自己能华丽登场,以最优秀美好的一面示人,但却落得一个滑稽的镜头。我无法承认,却又不得不苦笑面对。或许所谓人生大抵总是那样凑巧。我努力改变,却总是努力不够,变得不够。
       煞有介事的去思索自己的人生模式,却不知不觉的被束缚得动弹不得。是我太过天真?还是我太过认真?
       我不想自己忽然活得像谁。我只想活得像自己。
       但我到底是“我”?还是只能“像”我?而我确实能力有限,并不能分清这之间微妙又确实断然不同的境况。
       水晶的心境里面有数不清的折射面,里面映出无数个我来。而每一个我又是不同的人反映出的我。我不知道我到底表现得怎么样。那一个才和真正的我相差无多。但是,每一个印记在里面的那个我,都已经是我当时所能做到的全部了。
       那怕做得一点也不好。
       或者,我无法不承认。我自己并不是自己所认为的那个万能型的自己。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从前只把它理解成一个人光明磊落,该做什么又有什么不该做。但后来又觉得,应该理解成“一个人要有所作为,必先要理清自己有什么无所作为”。把自己否定了当初设想好的万能型的自己,才是正确的第一步。
       但这么的第一步,我确实没有底气。

      和雀相识已经不知不觉间步入第十一个年头。他生日的那晚,我看着他当众人面前跪在女友面前举戒指求婚。虽然一切做得并不好,但我依旧觉得比我强。
      我从来不敢逾越去争取。
      到底那一份界限在哪里?

      大斤说当有一份责任实在的需要落在男人的肩膀上,男人便自然的会有所承担。我不知道一切是否能理所当然。但我至少觉得在自己能力界限之外便先轻描淡写的回避開了。那一点,是否就是我自己的不负责任?

      离开的时候,我总能很容易的走进下一个地方。但每一次都来去匆匆。我总想该要知道答案,但却总不得要领。其实,谁都不需要我的那一句“不敢说”。
      那怕是我自己。
      “不敢说“,只是我为我自己所作的开脱。
     只是,我到底还能逃到哪里去?

      有人問我,我喜欢她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本来我认为自己能很肯定的说出一个具体日子,但细心想过来,却发现很多记忆都纠缠在一起,就像卡农般的复调音乐,前前后后一再重复相互模仿。从哪一段启奏?又从哪一段接入?我只能记得,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时候,是一个星期六晚上。从来没有预见自己会遇见她。
      大概也就是这么的一回事。喜欢了她唱英文歌的模样。
      往后也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能见到的时候又总没有留下什么印象。那时东京剛走,我不愿意让谁在自己心里萌芽些什么。确实又无法理解又能萌发些什么出来。我觉得,空出一段时间,对谁都仿似更恰当一些。在8月,曾经写下了关于她的片言只语。

      ”最近的我,微弱的感觉到自己喜欢上一个人。

     外表不算特别漂亮,但歌声好听。神态妩媚,身材高挑,比我要高。英国留学回来。

     有一个在外的男友。

     我细味着自己身体内细微的反应。毛孔微张,然后又极度收缩。

     感觉又像登山,体力开始透支,空气渐薄。

     连深呼吸都急速消耗着体力。

     我反抗着自己的感觉。反抗,源于我恐惧着自己的感觉。

     一霎,我自己便失足般从高处坠下。

 

     有一晚,我和激情提起,2年前在后殖民时代双年展里看到过的一句话,“当你一无所有,便是恋爱的好时机。”

     一直难以理解,也难以认同。却希望这句话终有它到来的时代。

     然后,天忽然下起倾盆大雨。大雨持续了一个半小时。已经很久没有长时间一直看着大雨洒下。

     没有跑出去的冲动。也没有敢接近那人的冲动。

 

      胃腔有几种液体在翻滚。我闭起眼,放大那种感觉。认真的感受这份我至内而发的卑微感。我身体深深买入摇椅。

 

      立在原地,一步不前。却怂恿两个朋友向前冲。

      歌声完毕,又循环再起。完毕,又循环再起。“

      

      觉得自己总像一个小孩子,喜欢的事情无法掩藏,却又不好意思缠着别人赤裸裸的表达。却又矫情的放在最显眼的地方,希望别人察觉。只是,那个显眼的地方,我却放得太远了。远得只有不认识我的人才知道。

      雀发傻的举动,也惹来了我发傻。微博上写给她的話,虽写得明明白白了,却也忘了@给她。不过,那句话本来也只有后半句。只是写来之后,觉得写上牵头的名字也不错。转念一想便马上用手机码下来。那并不是诗,只不过是看到阳光明媚时的碎碎念。不愿意为她写打油诗,是因为以前曾经为别人写过。我希望为每一个人都安放好一个位置,并不比较,并不重叠,光明磊落的为她做一件独一无二的事情。

       

       毕业那年,自己给自己写过一首打油诗。现在却怎么也记不起全部,想在博客搜索回来也无从找起,只记得最后的一句,”犹需玉鞘上明堂“。大概是说,果如我是宝剑,我需要一个相得益彰的华丽剑鞘包裹。返过来,如果我只是一条咸鱼,就更需要这个华而不实的外套了。

      凡事都总有一个期限,这个期限并不是对她,也不是对谁而言。而是对于我潜藏在裂缝里的时间。刻意压抑自己的情感和思考,却只落得还是无法理清源头的结果。2010年,一切都虚耗而过,但既然我能再次码字写零乱不堪的日记,便该说是自己对自己重新承诺和再次上途。虽然一切还是没有把握,但还是该边走边修正。

      房间里的尘埃厚得把我的一切都掩埋。我也应该让关心我的人安息。我不希望各种曾经对我期许过的人们落得错误的评价。那些好话,应该要有一个恰如其分的好表现。


      2011年,提早了几天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