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看别人故事  

2009-01-15 13:46:43|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忘记人与认错人
    前两天晚上,我去一间我很喜欢的公仔店买一些小饰物。恰巧碰上一个几年没有见面的同学,大眼美女一名。她很热情的和我打招呼,说这说那。我也积极配合着。
    那是因为我完全忘记了她的名字了。
    如果,人生要结算的时候,朋友数量有分加,前提是要记得名字,那么我倒真会白白的扣掉一大堆了。
    昨晚,朋友生日。PARTY完毕之后,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女子的面相当熟悉,我便一把拉住她,把她扯过来,“好耐无见啦!”
    结果,在我说话的同时,我忽然记起,我这位小宇宇师妹,剪发了······看别人故事 - N.s 24小王子 -
    结果,几乎让人误会为午夜色魔之类吧。我一个劲的道歉,再道歉。那女的渐行渐远,嘴上就一直和同行的两个同伴说“好惊啊,好惊啊,好惊啊”
    对了,我又是戴着一顶连双眼都几乎掩盖的帽子。还有,想起激情说过的那句“反应好重要”。当然,反应慢的不是我,而是和她同行的其中一个男的啦。
 
(2)博客中国
    那里又我很多的回忆。只是,我很少会去看那些别人的故事,久而久之就忘记了。
    博客中国,163,QQZONE,3地的日志并不是同步更新的,大概就像游戏,既有跨平台,也有独占。
    找了几篇觉得有趣的,贴了过来。人物与事件,absolute老作,不需对号入座。
 
    (一)一生爱你
一生爱你,当然不过是伟大而不可及的谎言。
    太多的承诺,都是出于年轻男女之口。
    和一个别人在看自己的博客日记。里面种种内容,别人如家珍数。而我,几乎都忘却了,就仿似别人的故事。
    说不出的,全是感动。

    不过
    不爱我的人,请不要关心我。
    太敏感的,是我。

    看到当初轻下的承诺。身边有着别人,关系暧昧的人。
    我无话言语,想着,静静的想着。

    别人,对你的承诺是不再许下承诺。走好每天的一步,便足够了。
 
    (二)这样很好 ?还是预言
    要脾气,也不要沉默。
    乖乖,历史不能抹去。
    积累也可以创造幸福。

    一步一步,天气很热。
    时间不会太快。

    让我清楚的看见你。
    直到,你让我离去。
    但,我要看见你笑。

 
    (三)苏格拉底与哈根达斯
      又见哈根达斯。
      想起从前轻狂的日子。

      以前每天与朋友相对。每天挥晒着汗水,出卖快乐。

      而现在,只要我愿意,可以几天不用见一个人。

      一年,又一年,我们都很容易就改变了很多。

      那年,我和别人印假月票。每个月都能有额外而不非的收入。
      那年,哈根达斯刚进广州。
      我和别人像是朝圣般走进去。两个小雪糕,我们享受了半小时以上。

      看着这一块招牌,如今。
      或许我们现在拥有的更多,或许我们现在更融入社会。
      但,我们已经没有了当年容易感动的感情。

      我是中国的一个普通的社会青年。我没有钱,没有地位,没有高深的学识,没有伟大的情操,更没有对社会的贡献,更没有强烈的民族主义和爱国深情。
      但,我有超越了民族界限的情感,我有超越人类本位的情感。
      我很小,但有很大的宇宙观。

      我是新苏格拉底。

      我是在发疯。 

 
    (四)伤逝 大学第一笔
     开心的定义是什么?
      勿开心的定义又是什么?
      我勿开心,是不是因为我有开心的时候?
      开心时,时间是否过得特别快?
      勿开心时,时间是否过得特别慢?
      但在开心的时候,勿开心的时候,我是否同样的过?
      在时间流逝的背后,我得到的是什么?失去的又是什么?

      童年的回忆,我是否还记得清晰?
      倘若我已经忘记,那我的童年是否代表并不存在?
      那我代表什么?我的存在又是为了什么?
      我的存在,是否为了等待一次相遇?
      那相遇是偶然的?还是早已安排好的?

      都市能否不再匆匆?向往的地方能否不再遥远?
      相对周围的环境,这个寂寞的都市,我个人的空虚是否显得渺小?
      当我站在寂寞的人流中,会不会有人能注意到我?
      我在意别人的眼光,是否因为我并不相信自己?
      我时常会紧握空无一物的双手,是否因为我害怕失去?
      我害怕失去,是否因为我曾经拥有?

      我曾经拥有过什么?
      我是否已经忘却了?

      忘却了一切,又是否等于不会再失去?

      时间是凌晨的五点三十七分,十九秒。我睁开了眼睛。天是灰朦朦的。天空下的城市,还是沉寂。
      我起来,出了睡房。我的猫,伏在阳台伤,半睡半醒。我走过去,逗着它的颈。它乐意地伸长了颈子,任凭我舞弄。猫的一天,到底有多少时间是半睡半醒呢?
      它的生存,为了什么?
      鱼缸里的鱼,现在已经剩下很少。爸爸把鱼缸里的石子假山统统清掉了。我并不知道为什么?
      其实,我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
      鱼儿在鱼缸这死地里悠悠的畅游着。
      鱼缸是死地,我生活的周围也是死地。我又是不是悠然地生活着?
      我隔着鱼缸,看着它们。它们不看我。
      至那一次之后,我学会了让鱼看我的办法。我拿起盛鱼食的罐子摇晃着,它们听到熟悉的声音,就全靠我游来。死死地盯住我。
      但我又忽然明白到,它们只是在看我手中的鱼食而已。对于它们来说,谁来喂它们,并没有关系。

      人也是否如此?
      我的职中地理老师别人对我说过,做人就要像星体一样,要做质量大的,这样才能吸引别的星体。做人如此,恋爱如此。
      曾经我视之为金科玉律。但现在我矛盾了。
      我拼命地学习技能,把自己推向高处。假如只有这样才能让别人爱着。那别人爱我什么?
      我手上的鱼食?还是我?

      家中的花草,许多逗凋零谢落了。这种环境,渲染出很重的哀愁味道。
      本来我就是一个很适合悲伤的人。

      快乐才刚刚来临,隐藏的悲哀接踵而至。人们逗说我很幸福,也是一个幸运儿。但我不知道幸福的定义是什么。而幸运儿,是不是我有幸享受悲哀所为我带来的极至快感呢?

      看不见的,是不是等于不存在?

      有快乐的一天。快乐的一霎,我突然感到一抹哀伤。那似乎是朋友的别离。然而我不曾为然。不过即使我在意,又会如何?
      太多的别离,让我麻木了,何况我本来就是一个生活在冷漠都市里的木头人。
      有人说,多情似是无情。麻木岂非如此?
      猫猫死了,家里又会有新的猫猫。那时,我说我会恨我妈,但我又如何去恨?家里又有了狗狗,狗狗大了之后又有了伴。再之后家里多了许多小狗狗。生了,送走了。我看见狗狗的神情很哀伤,但看着看着,又觉乎是漠然。也许它们知道它们会习惯吧?之后又发生意外,狗女女不见了。我望着狗狗,我再也不能从它的眼睛里看出什么来。

      我茫然。
      之后,猫猫也走了。从那时,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世上的一切,都会有与它相对应的代替品。就像猫猫死了,我们会买一只新的。它再走了,我们还是会再买。
      只是不知道,我们的感情到底放在哪里。
      或许,我们本来就没有承载。

      看不见的 ,就是不存在。至少不存在于你的世界。
      看着还在熟睡当中的爸爸妈妈,忽然间有很大的冲动,让我去告诉他们。
      我很爱他们。

      时间是凌晨的六点零三分,十五秒。
      天空泛起我眼中的第一缕晨光。

 
    (五)小朋友
       我已经不太清楚自己在做着些什么了。
      本来我以为一切都会重新好起来的。
      之前失败得一塌糊涂的工作终于有起色。事情有时也不是我估计的那么坏。看着一班模特们自己热心地训练了一整个晚上,我很感动,我很想很想大声地对她们道谢。只是我知道,我在别人眼中总是傻呼呼的,感性的语言,现在看来,对于我,并不太合适。
      那晚我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甚至开玩笑地跟模特一起靠墙练站姿,在一群高高的模特中间,可以想像只有163CM的我是如何的出众,简直就是鸡立鹤群啊。我调戏着说,或许将来有童装展示也说不定啊。
      玩笑归玩笑,但在那晚,我也是最认真的人之一,而且我练站是坚持的最久的人。虽然很多的时候,我并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但我知道,我自己是一个执着认真的人,倘若有些事情真的开始了,我会坚持的。
      那晚凝聚的是自信。水星的逆行就快结束了。我一直以为在这一挫折与反思的磨练中,学习了不少的东西,而那晚的自信,更是它送我的一份礼物。

      接下来,便是悲剧的部份了。
      有些悲剧可能包含了很多很多的悲剧,最可悲的或不是生离死别,而是本来懦弱的人,却去学习坚强。
      也许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即便能留在身旁,也不会太久。
      爱情失败了,便全力工作;工作又开展不了,便努力学习吧。买了两百多块钱的书,两个星期天天对着电脑,除去一些必定要上的课,和自己真的饿的坚持不住,又或者是想起自己已经非常讨厌方便面的气味时,我才会离开电脑,走出宿舍。终于基本上学会了3DSMAX,却弄得自己不像一个人样了。
      以为自己存在的价值提高了些许。怎料爸爸在电话中又是毫无根据地说我只顾着玩;上课时又几遭老师几乎讽刺的问题。我知道我爸爸很爱我,我深深地知道他对我的期望有多高,但他为什么总不能轻轻地称赞我一下子,轻轻的一下就可以了,因为我已经很久很久不曾获得别人的称赞了;我又不清楚我是在什么地方得罪了老师,为什么她老是要针对我。我可以发誓的说,她教的思想哲理课,是我上得最认真的课程。从不睡觉,从不说话,她每提出的问题,我都认真的去思考,对她也以礼相待。对于我们这些浪荡的艺术学生,我这些行为标准她还应该要求什么?每次提问我的时候总要先说说我的辫子。彷似300多年前的清国那样,留发不留头,只是刚好调转而已。而且问的问题几乎都是另我尴尬的,不论我有什么答案,她总能把我批得体无完肤。我知道老师是中大的哲学硕士,辩论强横。但我想说的是,我只是一个学生,我只是在回答你的问题,能否紧紧地闭上你的嘴巴,静静地听我说。
      仅此而已。
      爸爸说我只顾玩,那我总不能让他白说,于是便和室友们呼天抢地地打着CS;老师不尊重我,我也只好睡觉了。
      我只是一个很简单的人,付出了努力,进步了,便想有人鼓励,有人称赞,即便不是,也不用喝倒彩。难道就只有我不应该得到认同吗?我知道我的层次是应该要比别人走得更高,但我希望当我有时还发觉自己是小孩子的时候,有人能关爱我,用最普通最直接的方式。即使那是我的任性。
      仅此而已。
      于是在我开始讨厌别人时,更讨厌自己的不知所谓。

      5.1,原本计划的旅行全泡汤了。DV拍不成。别人与别人2别人3都有侣相伴,剩下单单的我和别人4。后来别人4更说不去了。今个星期一晚上,别人与别人5,别人2与别人6,我与别人4一起去纪念堂看歌舞剧。在来程与归途,我和别人4都是沉默相对。我知道,这是用来衬托别人们的亲密。我想,幸于当初不能和别人4在一起吧,不然到头来也是惨淡收场吧?不过我也知道,不能结论什么,因为我们终归没开始过。
      前些天别人4哭,别人4有对我说,之后又一起出街,在百佳两个人买几十块钱的东西竟能走两三个小时。我不会忘记当中欢乐的空气。但我也知道,我和别人4这种相处的情形,是有特定环境要求的。最终,我和别人4都会走上陌路。
      我比自己预想中复原的快,对于别人4,我已经能坦然地面对了。或者在别人4说去的时候,说不去旅行的,是我。
      一个无目的的旅行,我到底在坚持什么?
      我必须问问自己了。在我太在意旁人时,我知道,在很多时候,我真的很为难自己。
      我不想去旅行,是因为我不想再依附在旁人的身旁。我受不了那种可有可无的感觉,我知道那不是别人们的本意,可事实恰恰如此。
      也是仅此而已。
      于是我不会去旅行了,这个5.1就让我像从前一样,独自过吧。
      我不是小孩子,所以任性不能太久,过了假期之后,我又要重新迈开脚步前进了。

 
    (六)旧事重提
      学生会例会时,我将迎接新生的初步方案提出。
      不少人赞同,不少人不看好。
      主席总结时,说得很冷。迎新生的方案,你还是跟文娱部、女生部再好好想想。至于具体落实的方案,还是由文娱部来把握。你艺术团主要还是掌好台上的节目。
      听来我是朁越了。
      朁越。
      别人说,迎新生的事情,简简单单过去就行了,不要想那么多。
      朁越。
      看来的确是我多事。
      团委都还没如何决定迎新的事儿,我便自个送上门去了。
      他们还乐得轻闲。
      阳光猛烈。
      我走在阳光之下,走得很慢。
      满身是汗。
      眩晕的感觉,却能够掩盖头痛。
      最近头痛越来越烈。
      我站在别人的身后,清清楚楚地看着别人。
      别人说我太卖命,太认真了。然而别人是不以为然的,或者别人是认为我无聊吧。
      别人5在别人身旁。
      别人已经变了。或者是我比从前更了解别人了。
      如果我一定要发泄一些怨恨的话,我会选择别人4。或许我就错在当初我追求别人4。失败了,我便成了一个笑柄。
      我淡淡的笑。
      难道这真有什么好笑吗?
      难道卖力工作,锐意创新错吗?
      是不是我的一切所作,都给人以为是我无聊而已吗?
      我可不想走上别人X愤世的道路。
      学生会的工作就是一年换一年。安安份份的搞好艺术节晚会,我们的工作就完成了,接下来又是下一届的事情,都不到你我去管了。
      为什么学校的道路总会那么长,长得让我们能说上这些话。
      我情愿当作没有听到过。
      我能视而不见,却不能充耳不闻。
      我很想反问别人,当初为何竞选。
      我更想问,为什么一个当初我敬佩的别人,会沦落我鄙视的程度。
      如果世上真有人能主持公正的话,我希望我能当那人。
      其实这个是我从小的愿望。
      为什么艺术团自甘归入学生会,为什么自甘低人一等?
      一个艺术团长,他的政治身份就是文娱副部长。
      我依旧站在别人的身后,看得清楚。
      所谓要开拓设计学生的空间,提升艺术氛围,不过是学生会其中的一些大人物的调侃尔尔。
      但我记得,我也在其中。但我到底是大人物?还是在调侃?
      好像都不是。
      如果上天能免费给我一个愿望。可能,我会希望有钱,然后就是马上死去。


    (七)过眼云烟 这个是贴完又贴
      坐在老家的屋顶上,又看着变化巨大的周围。
      台风“艾莉”来袭粤广,强劲的风速,吹去了闷热的不快。
      弟弟和妹妹在楼下嬉戏着。
      很喜欢坐在屋顶上,观察周遭的一切。那种感觉很好。
      远离着世界,世界却又是随手可触及。

      昨天与旧同学聚会,在一同学家玩乐至夜深。东方鱼肚白时,与别人静静的聊着天,渐渐的回味起某年某月某日的和一群同学的详谈。
      快乐与幸福,根本不需要什么定义。

      一家人吃饭,乱侃一通,气氛乐也融融。说到了这曾经生活了15年的老家,这一条老巷,这一带老地方。
      身边有很多乐事。
      捣蛋,吹牛。
      如手足的别人,始终亲密,却始终相淡的别人,整天吵嘴的别人,整天打架的别人,还有整天缠着我的别人。还有还有,还有香远溢清的鸡蛋花树,苍苍的大树榕,冰凉水井,秘密小花园,古楼,房中小阁。
      我仿似看见在楼下嬉戏的是我和从前的同伴。

      就像短短的一霎,轻轻的,过眼,云烟。
      抓不住,抓不住。
      只有那经常留在脑海里的回忆。

      风弱微,我闭上眼,闻到了微微的鸡蛋花香气。
      其实,纵使现在我有什么梗拮抑郁在心头,又何尝不能一笑而过?
      那抓不住的风,留不住的香气。

      过眼云烟。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