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不得不重发的《梦(12)》  

2008-06-12 02:18:43|  分类: 忽然想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是否有如一湖深水,深不见底,平而不起波澜,只有偶尔才泛起一小串的涟漪? 


      我已经忘记,有过多少晚日夜颠倒的生活;我已经忘记,有多久没有和家人一起;我甚至已经忘记,自己是否还真实的存在于世界之上。 

      最近一直在头痛,虽说这已经是我一个难以根治的病痛之一,但我却不甘心于只是为了一些简单而繁琐的工作。我的工作是什么?从职称上说我是某电影公司的其中一个美术指导。但某公司的规模之小,难以言喻。所以,我真正的身份,说是打杂也不为过。 
      即使我清楚明白,所有的工作也是从底层做起,我也还是不能习惯。三个月,我一直反复一个人负责整一个电视剧的美术部分,却也是我一个人至始至终跟进一个项目,还不时要协助其他组别的工作。之前的师兄们都说,工作后才发现时间没有从前在学校般紧凑。什么鬼话,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现在绝对希望能在学校里渡过。 
      按老板的话来说,如果我们公司能一直像当下般发展上去,两年后一定能在电影界一展拳脚。或许我相信。但我更相信我可能撑不下去。 


      当我在想着这些的时候,是我跟爸妈吃饭发呆时回想的。我们家吃饭,总是很安静。或许是我们都不太懂表达?我和爸爸,从小到大,意见和思想的交流一直都很少,而妈妈,就总是说一些我没有兴趣的话题。久而久之,我们的饭桌,便很安静。假若是在外面吃饭,安静的程度就更厉害了。 
      我们今天是在一间比较少人知道的,环境气氛和食品美味都不错的西餐厅吃饭。本来妈妈不太喜欢,说是太花费。而我的理由是,我怕吵。因为今天我是临时能抽空的。顾不上妈妈在家煮。反正我还有一个更堂而皇之的理由,就是:我要孝顺父母嘛。 
      餐厅里今天放着平常在外相对少听到的弦乐,跟这里的气氛格外相配。不知道是为了让父母放心我现在的工作生活,还是其他什么我说不清楚的理由,我点了一瓶我说不出名字的法国红酒。浅啜轻偿后,我深信,跟我平常喝的三四十块钱的长城是绝对不同的。 

      当我的生命即将划过四份一世纪时,我终于能体会当年雀跟我在电话之中的一段对话:“四四,原来男人有个钱旁身真的是不同的。现在我在想,天气热,便在SEVEN仔买瓶怡乐仙地喝,人多坐车就打的回家吧!”的确,在说女人愚蠢的同时,男人并不见得比女人能聪明多少。毕竟,我们还都是上父口中那愚蠢的人们。 
      我已经忘记了,在桃结婚的当晚,我的所感所想。 遗憾的是我始终紧紧于怀,当年雀送我回轻院的那一晚。我一直希望,我和他能够扯平。不知道这是不是我自己的恐惧心理作祟。我好像总怕别人知道自己的过去。可惜,我始终没有这个机会。雀和我并不是同一类人。更何况,他也重新找到他的对象。 
      我还应该记挂什么?没有。 


      电话忽然响起,我没作任何思想就接了,“我已经找到你要求的场景了。你什么时候能过来一下——” 
      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工作狂,无论何时何地,关于工作,总是占据了我的第一位。不论是何等的琐碎。所以,关于我和父母的那一场饭局,多少是有点不欢而散。 
      我的目的地是近郊,路上的车不多。我车技不好,在雨天之后,并没有驶得太快。于是我在想,连家人都并不太满意我对待的态度,何况是我的女友呢?如果当作自我安慰的话,可以庆幸的是,从大三那一年起,我真的开始了不断的忙碌,然后有一个人独自的到了外地读书,忘却时间,忘却感情。 
      可能也正正体验十年多前的一句“我的爱早已经随她逝去,只是我不肯承认,而去伤害别人,却最终伤害自己。” 


      “真没有想到,这样的小村也会有这规模的大书院。你还真有办法。” 
      “还真动用不少人事哪!”她没叹口气说。 
      假如,我当初在学校没有当过什么团长之类的职务,我知道在今天我绝不会如何诱发一个人尽力的去做好每一件事。现在我也就没法有这样一个不离不弃的好助手。从数份工作之前,她已经跟从我,不论我转到哪一行,她都还是愿意跟随我。而关于学习上手的问题,我觉得,她绝对在我之上。 
      可是,我始终没有问她一句“为什么”。 
      在多年之后,我近乎过敏的多疑多虑还是一点没改。 

      天空又微微的落下雨雾。天空出现太阳的时间越来越少。从多少年前开始是这个样子呢?环境被不断的破坏,人们的生活就似乎越来越美满。是不是我们已经麻木,还是我们已经跌入了自己一厢情愿的编织的梦境之中呢? 
      而我们,还是静静的倚在花园的曲折石桥上。我没有看她,她没有看我。 
      我的眼球里,只有不断泛起涟漪的荷花池。她的眼里是否也一样? 
      如果她会靠在我身上,会不会是一件挺写意的事情?只是,我从来都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 

      很多年前,在大学的一课讲座上,有位挺有名的老师对女人,作了这样的“定义”:“既聪明,又美丽的女子是不存在的。即使存在,你的能力又有多少,又足以驽驾吗?对于一个能力有限的男人来说,‘聪明’跟‘美丽’的女人都不会是同一个人。” 
      而现在,我自信身边的这个女子就是一个“既聪明,又美丽的女子”。但,我却不能说清楚我和她可能的关系。 
      她,就像地平线上的一座大山。永远可以清晰的看见,却无法估计之间的距离。 
      假如要说我安于现在的状况,还不如说我害怕改变。 

      “我送你回去吧。”我转身向前堂走去。 
      “既然只是这样,你要我拍些照片回去再决定就可以了,何必白走一趟呢?” 
      我笑笑,“毕竟肉眼亲见的感受不同的。” 
      “我还没有吃饭。” 
      “对不起,我忽略了。哪你想吃什么?” 

      车外静静,车里也是一样。时间好像放慢。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多少年来,数不尽的懂得汉文的人们大骂多情种子元稹的虚情假意。是的,诗中的上下阙的确相去甚远,但这不正代表了人性的矛盾吗?他本不是什么圣人,他本是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生活在一个有希望,有绝望,更有无奈的一个不断循环的世界里的渺小一人。 
      我们能有太多的强求吗?没有。 
      “决定了吃什么吗?都没关系,我请客。” 
      而我得到的答复,还是沉默。我偷偷的瞟了她一眼。她合上了双眼,不知是太累睡着了,还是其它原因。 
      我关上了车窗,放慢了车速。 

      当她醒来时,天已经全黑了。 
      “看你睡得透,就没有打扰你了。” 
      她报我一个微微的笑容。 
      我向窗外指了指,“这间寿司店你经常说想吃的。就这里好吗?” 
      她的回答是,“我想喝酒。” 


      昏昏沉沉的醒来。随即而闻到的是自己身上强烈的酒臭味。我睡在自己的车上,却发现她不在身边。 
      只有一封信存在。 
      简简单单的三个娟字写在上面,“辞职信”。 
      车子的发动机不能启动,我只能坐车回家。 
      即使工作了,我还是没有打的的习惯。 
      或许我就是为了要自己跟旁人区别开来吧? 

      天方破晓。已经有人在车站等车了。当然,他们跟我不会是同一生活方式的人们。在等车的有一组三人的年轻家庭成员,小女孩甚至在等公车的时候已经急不及待的踢起毽子。而在车站的另一段,还有一个老婆婆。单独的一位老人家去晨运,以我所知,还是挺少见的。 

      过了很久很久,才有第一趟车来了。却并不是我要的车。三口子一下当先的冲上去了。后面的老婆婆极不灵活,几乎是要跌倒的样子。我心有不忍,过去扶着她上车。 
      本以为是无可记忆的小事,可在我扶她上车后,她却紧紧的抓住我的手臂,仿似我是她的孙儿一般。 
      老婆婆并没有看我。 
      直到车子开出,我才反应过来,对司机抱歉:“对不起,司机。我不是坐这车的,我只是看这位婆婆不方便,送她上车而已。” 

      公车在离站十几米后才停下,我才从新下车。 

      我打消了坐车的念头。背着风,沿路随意而行。 
      我想,是不是每一个人都在等待梦的来临,而遇上了一个好梦,就不希望轻易的醒来呢? 


      在她离开以后,我依然坚持哪份老板口中很有前途,也非常辛苦的工作。新来的助手,是一个能力不太强的小伙子。只是,我已经没有任何怨言。努力的把我所能传授的经验予他。 
      其实,我还是很孩子气。因为我想证明,少了谁。我的生活还是必须过。 

2005.10.22 03:23:32 
    三年后看,居然还是觉得很好·······吖的······除了元稹的那一段认知有些可笑的出错。 
汗啊,古文还是不合格的·······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