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夜半无人是语时  

2008-12-20 12:01:54|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想说的话,却不知如何开始。
        这是一篇早来了的日记。
        最近的一个月,一直在难以形容的懒惰中度过。至于可以如何形容懒惰的程度,大概也可以用懒得形容来形容吧。

        我是一个很怕自己懒惰的人。也因为自己的懒惰的确很可怕。
        于是,大概这一个月来,我最忙碌的事情就是时刻和自己做斗争吧。
        可惜,我完败。

        在这困闷的一个月里,一直很想找人说说话。
        只是在开始,是懒得去找。继而,是懒得去说。最后,只能是懒得去理了。
        大概认识我的人,都会觉得我比较难相处的。我从来不会主动和人说自己的情况。我到底是开心还是不开心。我喜欢什么,我讨厌什么。
        我一直在朋友之中,却又一直置身于外。仿如空气,似见不见。
        所以,我一直很感激,到现在还能在我身边默默支持我的友人们。
        只是,大概我更耿耿于怀的,是那些已经离开了的人。

        雀和我说,“每一个人的离开,都有每一个人的苦衷”
        最近,在一个行星周报上,我看到一段是对于大概如我这一类人的忠告。
        “有些关系修补不来,是因为完结了。”
        说的那些,大概包括了生活的一切,例如亲情,例如友情,例如爱情。
        我是那种很着重字眼,很着重关系顺序,很着重逻辑的一类人。所以,对于上面的一段话,我当时就在思索:
        “到底是因为完结了,所以修补不来,还是因为修补不来所以才完结了?”

        导致我会提前写这篇日记是因为,今晚我回家,时间是凌晨1点50分,不知多少秒。
        前脚踏入家门,老妈从房里走出来,劈头就问我,有没有听到猫叫声。
        我说没有。心里在想,不可能,吧?
        可是,自己就不自觉走到窗台前,向楼下窥探。
        窗外,也就是那么乌黑黑的一片。
        我耸耸肩,你听到就走下去看看咯。
        老妈去提电筒。我上厕所,大概在思维一片空空的时候,我听到了猫的叫声。
        的确是很久没有在家听过猫的叫声了。
        “我陪你下去吧。”
        结果,我和老妈,还有死八婆也一起下去了。
        大概没有十分钟,我们都回到了家里。
        还是我和老妈,还有死八婆。
        大概谁也不会相信,那只走了快3个月的猫会回来。

        至少,大概我是不想自己去相信。
        因为,相信人,很受伤。何况相信猫?
        大概,我会相信猫的时候,只在我打游戏《怪物猎人》的时候吧?


        其实,有更多的关系修补不来,是因为曾经努力的修补过。
        当然,有更多的关系修补不来,是因为根本不曾去修补过。

        记得,大概2004年左右,关于我,大概有发生过这么的一个笑话。
        那时,我认识一个还说谈得来的女生,那是一个我还比较愿意和她谈话的女生。那时,我们大概认识一年多,是普通朋友的关系。那一晚下课,我和两三个朋友从课室出来,走到教学楼下,见到她和一个男生并肩走过。她主动的和我们打招呼。而那时的我,却作了一个谁也无法相像的回应。
        “哼”的一声冷笑。
        不到半秒钟,我觉得脑袋一片空白,之后是一片莫名的奇妙。
        我干嘛了我?
        至于当时的尴尬,大概也趁着夜色蒙混过去了。
        身旁的阿三问我:“你做咩冷笑啊?!”

        从此,在我的记忆之中,我再也没有和这个女生说过一句话了。
        至于,我当时到底在想什么。大概连上父也忘记了吧?

        大概忘了是一年前,还是今年。有一个很久没有见面的朋友在Q上和我提起。从前一个和我有特殊关系的女生结婚了。我没有回应什么。
        在旷野之上,你手握一个升气球,松开了手,不需半秒。你和这个气球的缘分,大概就只能是目送这个气球渐离渐远,直至消失。
        而我,一直是一个反应远慢过半秒的人。
        那些气球,终会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其实,终究有很多关系,不论我希望还是不希望,它们都会有各自的轨迹,相聚,然后分离。
        大概,我所能执着的,只有我的耿耿于怀。
        而那些耿耿于怀,也只是因我走得太慢的缘故。

        前几天,在婷芳姐的Qzone里留了言。
        她问了我一句,我找了新的女朋友没有。
        我说,没有。

        今晚吃宵夜的时候,我忽然的长叹了一声。大佬营问我,“NANCE哥,因乜事唉声叹气啊?”
        我打了个突,其实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自己有叹气。
        “大概,系无病呻吟呱?”
        的确,现在的我,除了不满自己懒惰,还有什么呢?
        没有。因为,今年我放下了责任,这一个词。

        今年,有三个人和我说过了同一句话。
        “可以一齐挨既姐。”
        只是,大概是我一直不敢相信这一句话。


        08年末,大概我最后的希望就是,能理清下面这些东西
       “什么是情感之外的,什么是情理之内的;
        什么是情理之外,而又是情感之内的。”

        2008年12月20日,又是一个过期的日子。于零时3点30分,不知多少秒。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